拥有医通,健康无忧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医通无忧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产业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

时间:2021-01-04人气: 作者: 小编

刚刚过去的2020年,对武汉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外科医生易凡和他的家人来说,是充满感恩和希望的一年。

这一年,很多人和他们一起,并肩走过了一段险象环生的日子。

艰难的抢救

“当时最糟的结果可能是醒不过来了”

易凡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外科医生。2020年1月22日,在为病人做手术的过程中,易凡身体出现不适,经过CT和血常规检查后,他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从一名医生变成了患者。

易凡先是住进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后被转到武汉市肺科医院。因为病情不断加重,医护人员对他进行了插管抢救,上了呼吸机,使用了ECMO生命支持系统。

易凡:

一开始没想到那么重,后来插管的时候就开始怕了,所有插管的医生和劝我插管的同事都是含着眼泪跟我讲的,当时最糟糕的结果可能就是醒不过来了。

在进行插管前,易凡尝试给妻子孙颖洁打电话,他想跟妻子交代些事情,但那天妻子的手机被锁在屋里,易凡什么事都没有交代。插管治疗开始后,易凡的病情不断恶化,陷入了重度昏迷中。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图1)

3月3日,中日友好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危重症救治组组长詹庆元带领团队接手紧急抢救易凡的任务。作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詹庆元带领团队整建制接管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一个重症病区。接管易凡时,他已经在武汉驻守32天。

易凡:

我有救不过来的可能,路上任何一个机器出点问题,机器不转了、管道脱落那都是致命性的。他如果不接我也可以理解,那么重的病人你接过来万一砸在手里你的死亡率就上去了,对你名声肯定不好。可他们没考虑这么多,没考虑这些风险,我真的很钦佩。

詹庆元:

我们是同行,他在工作当中不幸感染,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都特别想把他救过来。我当时就跟同事讲,我们都一起去河边游泳,他掉河里被水淹着,快要淹死了,我自己会游泳甚至还带着游泳圈,你说我能不救他吗?我一定要救他。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图2)

转院第三天,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的指导下,医疗队为易凡做了气管切开手术。

易凡:

如果不把气管切开,我嘴里插着管就得用大量的镇静药物,我就一直醒不过来,自己不能咳痰。切开气管以后镇静药可以停掉,我自己有反射了,对病情的恢复有帮助。

昏迷后的苏醒

“脑袋里全是幻觉 看了输液单吓一跳”

易凡与妻子孙颖洁育有一女,疫情暴发后,女儿被送到姥姥姥爷家里。易凡入院后,这个家只剩下孙颖洁一人,独自等待来自医院的消息。

孙颖洁:

医院的领导基本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还有很多朋友对我说,我们一直在你身边,在你需要的地方。包括打开他的手机,我看到了曾经他救治的患者给他发短信,说“看到网上的消息知道你感染了,我很难受,新闻里说你需要血浆,我不知道我的血能不能给你用。”那一刻我觉得做一个医生他没有白活,即使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图3)

3月7日,转院第四天,易凡从35天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医生、朋友和孙颖洁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易凡:

在我醒过来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脑袋里全是幻觉。稍微清楚一点以后,我就让他们把我的输液单拿给我看,看了以后吓了一跳,顶级抗生素都用上了,证明我身上的感染很重。这么重的抗生素,我在平时是不会用到的,我能活过来真的不容易。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图4)

孙颖洁:

他醒来之前,他的主治大夫跟我联系说你在家里录一些视频,或者找一些他喜欢的声音和照片也好,让他在醒来的时候不孤单。那天晚上我就跟女儿打电话,我说爸爸可能快醒了,你有什么对爸爸说的?女儿做了新冠患者使用的手册,上面有爸爸醒来可能想说的话,爸爸的需求。我们那天大概弄到了凌晨,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个册子拿到医院,让同事们递进去了。

“黑脸医生”易凡的重生之路:争取早日回到手术台(图5)

意外的幸福

“现在特别看重的是家庭”

3月15日,易凡病情明显好转,医疗队为他撤下ECMO生命支持系统。5月6日,与新冠病毒抗争99天的易凡,终于走出了医院。

孙颖洁:

我过去接他,他们把易凡交到我手中的那一刻,我反倒有点蒙。他们说你快过去,你丈夫过来了,那一刻我反倒不知所措了。那是过去一两个月当中我最木讷的一天,这种幸福让我有些意外。

当被问及从鬼门关逃回来的时候,什么是特别看重的,易凡的答案是家庭。

易凡:

以前欠她们比较多,要慢慢补给她们,回来以后基本上就在家里,24小时就在家里看着她们忙进忙出,看着孩子做作业,做得不好还会发两顿脾气,不过现在发的少了,能够不批评她尽量不批评她。


标签:
本文来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